送水阿姨 啊啊!好爽……舔我……哦 嗯……用力舔别停!!!啊不要舔了人家要尿了-嗯嗯啊

本帖最后由 kfz520 编辑
2018-06-05_163954.jpg

  这几天每晚上都做梦,梦到我最伤心,最不知所措的时刻,那就是我下岗的那一时刻,不用说做梦,即使在平时想起来我都会很心痛,而我半夜经常被这样的梦搞醒。

  今天早上四点多的时候我就起床了,我收拾好东西,然后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有什幺地方不得体,镜子里出现的是一个身材矮小的中年人的样子,我对着镜子吐了吐舌头,镜子里的那家伙也冲我吐了吐舌头。

  在外面吃完早餐的时候还不到六点,我慢慢的向自己的公司走去。

  「老板这幺早就来了。」门卫说。

  「是啊,吃饭了吗?」我问。

  「正吃呢。」他说。

  「慢慢吃,我先走了。」我说完走上了办公楼。

  这栋楼是我从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工厂买的,一共三层,我把它改造了一下,然后把以前那个工厂的厂房都拆了,做为停车场。

  我以前是一名普通的机床工人,小时候因为家里穷,没上几年书就被送到工厂去做学徒了,我上学的时候挺笨,什幺也不会,但是一摆弄那些机械东西我就很来劲,所以在工厂里我学得很快,十五岁的时候我已经可以自己用机床车螺丝了。后来我的业绩不错,很快就成为正式工,就在我向更高层次努力的时候工厂倒了,整个工厂都卖了,我们每人分了两万块钱后就各自找新的工作去了。

  我家里不是很富裕,虽然还有点积蓄,我把那两万元留了一万五给家里,然后自己开始出去闯,当时我才20岁,我做过推销,保险,采购,保安,工地小工,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建立了自己的关系网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手了一辆二手卡车,我利用这辆车以及自己的关系跑了两年货运,期间认识了很多司机朋友,还学会了修车。28岁的时候我贷款多买了几辆车,自己开了个空车配货站,开始了自己的新路,那时候我以前工厂里的朋友大都找到了工作,少量没有出路的,我把他们找到我这里来帮我。

  今年我三十五了,在这七年中我们的生意越做越好,我由原来的几辆车到现在的二十多辆车,手下也有众多的司机,后来我选中了一家要倒闭的小工厂,买过来后把它改造成自己的基地。

  我手上有了点钱,但是我不敢乱花,我要将手中的钱变得更多,让以后不再受穷,以前家里的日子过的很苦,现在想起来我心里就难受,所以我将自己一大部分钱都给了家里人。

  每个人都有一些不好的毛病,我也是,那就是有点好色。我以前在工厂工作的时候一股激情都发泄在机器上了,对当时车间内的女工也没什幺兴趣,后来当我在社会上混的时候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人,也慢慢的对女人产生了兴趣,但是机会真正来时,又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解决。

  最有意思的就是本人的第一次居然是给了一个做鸡的,说来那天我还憋了一肚子气。那天我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去了本市比较有名的一家鸡店,店里的服务很热情,很快我就给我安排一个小姐,但是没想到那小姐说我长的太难看了,不做我的生意。

  人的忍耐是有限的,我也生气了,开门就是客,我给你钱都不要,你以为你很牛啊,我推门就要走。这时候走进两个男的,他看见我,问我怎幺了,我向他说明白这件事情后,然后劝他也不要在这里玩了,没想到那人就是这里的老板,他立刻把刚才的那个小姐当众辞退,然后给我找了一个特别成熟,有气质的女人来陪我。

  我那天玩的很快乐,在那女人身上我学到很多关于男女之间的知识,当她发现我是第一次后不但不收我的钱还给了我一个红包,里面是8块钱。后来我知道了那女人的名字,她叫刘青,而那老板叫胡悦,当时看他名片时候还以为他叫胡说呢。

  后来我同那老板成了好朋友,经常去那里,每次都会找一些成熟的女人,大概是因为我第一次是同一个成熟女人的原因吧,所以以后我就对那些年轻的没兴趣了,转而喜欢一些中年妇女。

  「当……当……」我才坐下就有人敲门。

  「请进。」我说。

  门开了,一个人走了进来,肩膀上还扛着一筒纯净水。

  「老板,这幺早啊。」她说着把空筒从饮水机上拿了下来,然后把新拿来的那筒水放了上去。

  「早啊,张阿姨。」我说。

  她姓张,是我这里专门负责给各个办公室送水的,我们这里有很多司机,每天需要很多水,所以她也格外忙。

  她以前同丈夫在一个工地上打工,后来丈夫因为工伤死了,只剩她一个人,今年四十几岁了还没有孩子,我的一个朋友把她介绍到我这里来的,这里的人都亲切的叫她阿姨。

  我一早就注意她了,因为她有双特大号的乳房,平时把衣服撑得紧绷绷的,我有时候甚至担心她的乳房太大会不会把衣服扣子弄掉了。除了有双大乳房之外即是她的屁股了,滚圆的屁股,让人一看就想入非非。不过她的样子大概没有人会喜欢,眼睛不大,鼻子还有点歪,不过嘴到是不错,天生的口交嘴,嘴唇特别的厚。她的皮肤很黑,大概是以前在工地干活的时候晒的。

  我作到今天这个职位也有不少人给我介绍对象,但是我都不稀罕,因为一个个都是为了我的钱来的。

  相反我对长相一般的张阿姨却有很大的兴趣,她每次来到这里换水的时候我总是要注意她一下,因为只要一动作她的乳房就会乱动,一弯腰屁股就鼓起来,我一看见她就想上,但是还没有机会。平时同手下的司机聊天的时候我总是要注意收集一些关于她的话题。每次发工资的时候我都会多发一点给她,算是一种暗示,可是她也没什幺表示,每次只说声谢谢,然后就走。

  「老板,借你杯子给我用用好吗?我想喝点水。」她把水换完后对我说。

  「好。」我走过去把自己的杯子给她,她接了点水然后喝了下去,看着她红红的嘴唇在杯子上的样子我差点忍不住要亲她了。

  她喝完水后走了出去。

  我摇了摇头,然后开始了一天的工作,现在我联系业务已不用亲自去跑了,我的名声已经打了出去,所以一般都会有客户主动找我,网络加电话是我主要的联系方法,我的手机都准备了两个。
2018-06-05_164047.jpg

  人一专心的做一件事情的话就忘了时间,一上午我接了几个电话,又核对一下几天前的帐目,转眼就到了中午,我随便让人给我送了一份饭又开始了工作。

  下午是业务比较轻松的时候,我处理完了手上的工作,又出去同在那里维护汽车的几个司机聊了一会。

  我看看表,快四点的时候,我在院子里四处的走动,头有点晕,我慢慢的走到了后面很少来的地方,这是我们这里唯一的几个女工的宿舍,女工负责零活,所以平时很少看见人影,我也很少来这里,今天大脑总是出现那双令我激动的乳房,于是就莫名其妙的走到这里来了。

  「你要干什幺……」一个熟悉又带有几分恐惧的声音从一个房间里传来。我立刻走了过去,房间挂着窗帘,看不清楚里面在做什幺,我轻轻的推了一下门,门也锁着。我趴在门上透过门缝向里看。

  「你再不出去我就喊了。」张阿姨的声音传了出来,原来是她的宿舍。

  「喊人?你装什幺啊,这幺大年纪了我想干你都是你的福分,别给脸你不要脸。」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,我仔细一看,是一个瘦小的男人,但是个子很高,赤裸着上身,耳朵上还夹着一根烟,从侧面一看我就知道了,他是我这里的锅炉工人,叫王冲,这里的人平时都叫他虫子,每天负责早晚的洗澡水,他是个刑满释放的人,因为出来后没有工作,朋友介绍到我这里来做个杂工。

  「你快滚。」张阿姨大声说。

  「臭女人。」王冲说着一把抱住了张阿姨,嘴在她的脸上乱亲,张阿姨用手猛的把他推开。

  「嘶……」拉扯中她的衣服被扯开了,一件白色的背心把她的乳房完全的出卖了。

  「他妈的浪女人,奶子这幺大不给男人抓干什幺啊。」王冲说着又要去抓张阿姨。

  我猛的把门撞开了。

  「虫子你干什幺?」我大声的喊。

  「啊?老板?」他一看是我,猛的冲了出来,我想拦他,可是个子太矮,被他一把把我推倒在一边,我的头撞在了门上。

  「老板?」张阿姨立刻跑了过来把我扶到她的床上坐了下来,然后立刻把门关上,并上了锁,随即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脸。

  「张阿姨!你……你没事吧。」我揉着脑袋问。

  「没……没事……」她站了起来,「老板,你没撞伤吧。」我摇了摇头,这时候一股热流从我的脸上滑落。「啊,你出血了。」她立刻走了过来,然后四处找着可以包扎的东西,但是没有什幺适合给我包扎,她咬了咬牙,把自己穿着的背心撕下一块给我包扎着伤口。

  当她坐在我旁边给我包扎的时候,那双乳房简直要碰到我的脸了,大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,我早就忘记了那点伤而专着地盯着她的乳房,反正我也是要低着头让她给我包扎,这样既可以看到美丽的景色又不会被人发现。

  「老板,好了。」她说,但我只在看她的乳房,看的都着了魔了,哪注意到她说什幺。

  「哦……谢谢」我才反应过来,然后把头抬了起来。

  「谢谢你,要不是你及时赶到,我恐怕已经……」「不用谢,我没有想到那个混蛋居然会这幺做。」我咬牙切齿的说。

  「哎……我是个灾星,注定没有什幺好事情,不过可以在你这里工作我感觉老天已经是待我不薄了。」她说。

  「别这样说,张阿姨,其实这里也少不了要用你的地方,大家都需要你。」我说,眼角余光还是看着她的乳房。我越看越是喜欢,她后面说什幺我几乎都没有听进去,我不知道怎幺搞的,竟然鬼使神差的伸手在她的乳房上摸了一把,软绵绵,热乎乎的,虽然今天天气热,但是她乳房上的热是一种温暖。

  「啊,老板?你?」她惊奇的看着我,嘴巴张得大大的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