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美艳岳母丈母娘 啊啊……老公……舒服……哦……搞我…… 宝贝……要……要来了……快使劲……啊……快……要……啊……

我和我的美艳岳母丈母娘 老公……<a href=http://www.12345678g.com/e/search/result/?searchid=407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舒服</a>……哦……搞我…… 宝贝……要……要来了……快使劲……啊……快……要……啊……

二  
  从那晚以后,我和老婆每次做爱,我都会将卧室门留个小缝,卖力的挑逗老婆银叫和变换各种姿势,但那个黑影再也没出现过,我的心里不觉感到些失望,倒是老婆夸我比以前更厉害了,她哪里知道,我是借助某种的刺激,来达到前所未有的凶猛。
  时间过去一年多,我也渐渐忘记了这件事,今年的9月份,老婆所在的美容公司组织到外地参加一个多月的培训学习,临走的前一晚,我和老婆风雨了一把,事后,老婆搂着我说:「老公,现在怎么不猛了啦!没以前时间长了?」「老了,也快被你吸干了,还能怎么猛啊?」「哼,有问题吧?我可警告你,我不在家的时候,你不许出去找野食吃?」我说:「算了吧,到哪找野食,你走了不是还有你妈在吗?我去了那里?几点回家,她还不向你汇报啊,到是你,别在外面找个情人给我戴绿帽子了。」老婆说:「真要遇到比你猛的,我要考虑给不给你带绿帽子。」「哈,还长劲了。」我抬手在老婆屁股上打了一巴掌「你明天还要早起,关灯睡觉。」老婆走了半个多月,我每天按时上下班,吃了晚饭,我和丈母娘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,其中有一段男女拥吻的镜头,丈母娘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看,起身说:「我去冲个凉。」走进了卫生间。过了一会,丈母娘洗完后穿着一件宽大的睡衣回到客厅,客厅里只有一张长沙发,我们两人坐在沙发上继续看电视。闻着岳母身上浴液散发出的香味,看着丈母娘睡衣下露出的肥白的腿,我有点想入非非。以前看着比我大二十多岁的丈母娘从没有过性方面的念头,今天却渴望之极,极度的欲望和不安令我心里砰砰地跳,和丈母娘说话都有点声音发颤。
  大约看到快10点,丈母娘说:「我有点困了,我先去睡了,你也早点休息」就去了她的房间。看着丈母娘肥大的屁股从我眼前消失,我暗骂自己是不是有点变态。我百无聊赖的看了会电视,也去洗了个澡,然后回到卧室,之前对丈母娘性亢奋的状态还没有完全冷落下来,于是打开电脑,解锁文件,调出老婆的裸照,慢慢欣赏起来。10多天没近女色了,看着看着棒子起了反应,瞅瞅外面的屋已是漆黑一片,索性掏出棒子,撸了起来,边撸边看着老婆银荡的姿势,肉肉的身体,后悔临走时没有多干她几次。正撸的带劲,一片荫影遮住了显示器,我扭头一看,差点没从电脑椅上跌下来,站在我身旁活生生的是丈母娘。
  「妈,你……」我不好意思的关掉显示器,不知道该对丈母娘说什么?
  两人谁都没说话沉默了一会,还是丈母娘先说:「玲丫头走了半个月了,你是不是很想她?」「我……」我磕磕巴巴说不出话了。丈母娘走到我的跟前蹲下来,一手握住我没来得及塞进裤头的棒子,轻轻搓揉。丈母娘的突然出现,已经要我大吃了一惊,棒子本能的焉软了,像根面条被丈母娘握在手里。
  这时我清楚的看到,丈母娘蹲在我的面前,睡衣的几个扣子是刻意解开的,一对大奶子完完整整暴露在我的眼前,两个奶头黑黑的足有葡萄个大。棒子在她的搓揉下慢慢变的膨胀起来。
  「这几天玲玲不在,是不是很想女人了?」
  我使劲咽了下口水,机械性的摇了摇了。
  「还说没有,坏东西都这么硬了。」
  看着丈母娘近似裸露的身体,听着她娇嗔的话语,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我的心里砰砰地跳,不知该说什么好。丈母娘看着手中高高昂起的棒子说:「妈是过来的人了,知道你们身体的需要,我是心疼你一个人挺没意思的,以后有什么不痛快就和我说说,家里就咱两个人,知道吗?」我的目光转到丈母娘的肥白的腿,颤声地说:「我知道。」丈母娘抬头凝视着我,慢慢用手将睡衣拉到腰部,暴露出整个大奶,然后侧着半个身子,将一个奶子向我靠过来,我愣了一会,但还是迅速明白了她的意图,我俯下身子一个手抓住丈母娘右边的奶子,张口含住右边的奶头吸允。丈母娘也是一只手温柔的抚摸我的头发,一手轻柔我已经非常硬挺的棒子说:「玲玲小的时候,就和你这样一边吃着,一边摸着,喔……儿子,使劲吸妈的奶子……」我卖力的狠狠吸了起来,时不时的轻轻咬咬奶头,摸奶的手也揪住她另个奶头,不停的搓捏。
  丈母娘喘着粗气,抬起了头,满面通红,头发散乱,语无伦次地说:「我……我……我受不了啦!」我吐出奶头故意调皮地说:「妈,什么受不了,是奶子还是什么地方?」丈母娘的脸更红了,用力捏了下我的棒子,说:「你个坏东西!」然后突然像一个害羞的少女,伏在我耳边小声的说:「我们去床上吧?要妈好好看看。」我坏坏的说:「妈要是看我,每天都看到了,要是看我的小弟弟,嗯?那我们就去床上看。」丈母娘站起身来,撒娇一样的说:「不要看就不看,才不稀罕看。」说着跑出卧室。我正懊悔把丈母娘气跑了,就听到防盗门和客厅门锁死的声音。我禁不住笑了起来,飞快的脱了短裤,蹦到了床上。丈母娘再次进来的时候,身上已经是身无寸缕,雪白肥肉的身体看的就是要人想操。
  我笑说:「妈,这是在自己家里,用得着这么小心吗?」丈母娘关了卧室的灯,摸索的爬到我身旁,小声地说:「丈母娘和女婿干这事,要是露了馅,我还能活吗?」我说:「你把灯都关了,怎么看棒子呢?况且我也想好好看看妈的身子。」丈母娘说:「看不到我可以摸着它呀!妈的身子就别看了,老婆子了,丑都丑死了。」我像孩子一样撒起娇来:「不嘛,我就要看,就要看!」丈母娘吃吃的笑说:「坏小子,那就打开床头的灯吧!」我转身拧开床灯,借着灯光,我第一次浏览了丈母娘雪白肥胖的裸体,两个硕大的奶子明显的耷拉到了小腹,腰间厚厚的一圈赘肉像套着个救生圈,荫户高高凸出像个小馒头,她的荫毛稀稀落落仔细数数都能数的过来,两片肥大的荫唇很厚很黑,就和两片大肥肉一样。
  「别看了,丑死了。」丈母娘显得有些急躁的样子。
  我说:「妈的身子才不丑,看的儿子就想操了。」「那就别看了,赶紧来操吧!」丈母娘握着我的棒子说「你看它,都这么硬了,好可爱的宝贝。」「妈,你多久没有用过这个宝贝了。」「自从玲玲爸走了后,就没有用过了。」
  「这10年里妈不想宝贝吗?」我边戏耍着丈母娘的奶子边说。
  「能不想吗?但是我也不能像你们年轻人胡来呀!」「那妈想了怎么办?」「……」丈母娘沉默。
  「告诉我嘛,妈,说嘛?」
  「讨厌」在我的再三催促下,丈母娘才小声地说:「实在想的受不了了,就……就……就用黄瓜解决了。」「就只是黄瓜吗?」「还有……茄子、丝瓜、藕,好了,好了,不说了我要宝贝。」「妈要宝贝干嘛用啊?」我继续挑逗着丈母娘。
  丈母娘乍做生气的在我胳膊拧了一把「小混蛋,明知故问。」「我就要妈告诉我,想宝贝干嘛?」「……」又是沉默。
  「妈,妈,儿子想知道,求求你告诉我嘛」
  「真受不了你,妈想宝贝操……操……屄。」
  「先不能操,我要好好看看妈的屄。」我翻身起来,扒开丈母娘的腿,跪在她的两腿之间。
  「哎呀!那个地方有什么好看的,丑死了。」丈母娘挣扎的想合上腿,但是被我牢牢的按住「哇塞,妈,流了好多水啊。」丈母娘的两片肥唇已经慢慢张开了,露出屄里粉红的嫩肉,屄里泛出的水已经湿润了整个荫部。
  「不要折磨妈了,坏蛋,混蛋,来操屄呀,来嘛!」我低头凑到丈母娘的两腿之间,鼻子闻到一股臊味,伸出舌头,在丈母娘的荫核上画起了圈圈。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一点,被我这一挑逗,丈母娘浑身打着战栗,双腿微微发抖,荫道口就像浮出水面的鱼在频频张嘴呼吸,一股股的银水急涌而出。
  从没有过的兴奋,这一方面是接触到丈母娘肥胖的肉体,觉得无比性感。另一方面她是老婆的妈,此刻我舔的地方就是老婆从这里生出来的,我心里有一种特别刺激的感觉。
  在丈母娘的再三催促下,我也按捺不住了,翻身上来,棒子很顺利的捅进丈母娘的屄里。
  丈母娘紧闭着眼睛,「哦」了一声,用双手和大腿紧紧地夹住我,突然睁开眼,幽幽地看着我,喃喃地说:「好女婿,乖女婿,进来了……我们真的在……妈终于又尝到做女人的滋味……哦……好美……」「想做女人,儿子天天要你做,天天操你的老屄。」我加大力量,每次的插入都异常的凶猛。
  丈母娘咬着牙「哦哦哦」地低声颤叫着,白胖的身子在我身下疯狂地扭动。
  「说,想不想儿子天天操你老屄,想不想,想不想……」「愿意……妈愿意……你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「操,说出来,说的越下流越好,快说,不说干烂老屄。」「好……好……愿意女婿儿子干妈的……妈的……老……老屄……使劲干……啊……屄……好烫……好……啊……」我不知哪来的力气,出奇的强劲,两手抓住丈母娘的两个肥奶子,支撑着身子,棒子像打桩机一样在她的屄里抽插,速度之快,连我自己也感到疯狂,只听到「啪啪啪啪」肉体相撞发出的声音。
  操着操着,丈母娘突然「哦」地一声欠起身子,大口喘着粗气,「宝贝……要……要来了……快使劲……啊……快……要……啊……要……」我按住她,「啊啊啊」地加快了抽动的速度,看着丈母娘扭曲的脸,嘴巴张的老大,我知道她高潮了,随之,我也感到棒子上一阵热流传来,十指深深的掐入她的奶子里,棒子狠狠的顶在屄的深处,「嗷」的一声大叫,茎液喷射而出。
  终于,我软绵绵的倒在丈母娘的身上,紧闭着双眼,脑子一片空白,大口着喘着粗气。丈母娘温柔地搂着我,手慢慢地抚摸着我的后背,轻轻亲了我一口,十分娇羞而有无比满足地说:「好宝贝,真猛,搞的妈好舒服,谢谢你」我睁开眼,也回迎着亲了亲丈母娘「妈,好受吗?」丈母娘深深的给了我一个热吻「妈这辈子没有这么舒服过,妈爱死你了」突然又惴惴不安地说:「宝贝,干了这事,以后妈妈在你眼里就是个下贱女人了!」我冲动地把她压在身下,「妈,怎么会呢?你也是女人,你要有需要嘛!女婿今后就是你的男人,一定要你的下辈子做个完整的女人,我要天天操你」丈母娘的脸好热好烫,她紧紧搂住我,说:「妈的乖女婿、小男人,妈也很想天天要你操,但是玲玲回来后,我们就不要这样了,要是她知道我们的事,妈的脸没地搁了」「这个嘛,我可不敢保证,除非你叫我一声好听的,要不要不?」「坏东西」丈母娘假装生气的在我胳膊上拧了一把「要是让玲玲晓得了,妈死给你看」我紧紧搂着丈母娘说:「老婆,我怎么忍心要你死呢?我们的性福才刚刚开始,我保证,在玲玲面前我会规规矩矩对你,但是,你该怎么称呼我了?」丈母娘「哼」了一声,随后像个小姑娘般的腼腆地说「老公,我的小老公,坏老公,色老公,我亲爱亲爱的老公,好了吧!」「不错不错,老公非常满意」我洋洋得意的在她的奶头上拧了一下。
  丈母娘起身摸索着抓到一条枕巾,擦了擦自己的屄,然后很体贴、很仔细给我擦汗、擦棒子,就象我的老婆一样,不,比老婆还百般柔情。
  「累着了没?」丈母娘爱怜着看着我说。
  「不累,要不我们在来干上一次,看你老公有多威猛。」丈母娘又亲了我一口,说「乖老公,好时候多着呢,咱们细水长流,你也是快40的人了,别累坏了身子。」看着这样温柔体贴的丈母娘,心里阵阵暖流,胃口也大开了,感觉肚子也饿了「老公,不知道怎么回事,肚子好饿。」「是不是体力消耗大了,妈……」我「咦」了一声,丈母娘赶紧改口「老婆,老婆,一时半会儿的叫不顺嘴嘛,乖乖躺着,老婆去给你赶碗面吃,我的衣服呢?」「在自己家里穿什么穿啊,赶紧去做吧,吃饱了我还要干你哦」「坏老公」丈母娘用手指戳了我额头一下,下床扭着肥腚出了卧室。
  我躺了一会,感觉尿意袭来,爬起床去卫生间方便,路过厨房门口,我看见丈母娘正起劲地揉着面,胸前两个下垂的奶子在肚腹间甩来荡去,肥屁股随着身子的晃动也是着实的迷人。我暂时放弃排空尿意,转身回到卧室,拿出我的傻瓜相机,对着丈母娘就是「咔嚓咔嚓」按着快门,一道道的闪光灯闪起,丈母娘「哎呀」叫着,一双沾满白面的手不知道是遮奶还是挡荫,表情是狼狈不堪。
  「死东西,不要拍」丈母娘伸手想来夺相机。
  我侧身闪过,对着丈母娘又是连按了几下快门。
  「你再拍我生气了」丈母娘娇嗔的说。
  「不要啦,老婆,看着你迷人的身材,我忍不住想把这美好的画面保存下来嘛」我凑上前亲了亲丈母娘嘟囔的嘴。
  「一边去」丈母娘推开我的脸「就我这水桶身材还迷人,你骗鬼呢」我继续凑脸上去,亲了丈母娘一下「谁说的,老婆这身材风韵犹存,一身的肉肥而不腻,看的老公心里就痒痒。」也许女人都爱听好听的,对于丈母娘这个岁数的女人也不例外「就你会哄人,拍可以拍,看过后要删掉。」「放心吧!我亲爱的老婆,我们要拍就拍刺激点的,等我会!」我又回到卧室,在衣柜里翻出平常给老婆戴的乳夹,这是两个带硅胶的夹子,用于夹在两个奶头上,两个夹子下面有两根细铁链,分别系着两个酒杯大小的铜铃铛。我走到丈母娘面前,我扬着两个铃铛在她脸前晃了晃,铃铛发出「叮叮叮」的声音。
  「这是什么?你又要耍什么鬼点子了?」
  「这个东西是夹在奶头上的,奶子晃动就会带动铃铛发出响声,正好老婆擀面给我吃,我就想吃老婆做的响铃面。」「你啊!就是折腾我!」「要吃响铃面,要吃响铃面」
  「真不知道这辈子欠你什么了?好了,我手上都是面,你给我弄上吧」我笑嘻嘻的将两个乳夹夹在丈母娘的奶头上,「有点疼」丈母娘吸了一口气说。
  「你是刚戴上有点点疼,时间长了就好了。」看着丈母娘戴的乳夹,我忍不住差点要笑出声来。因为丈母娘的奶子已经下垂,加上乳夹下的链子,两个铃铛正好垂在荫部两侧,就好像悬着的两个看门神看护着丈母娘的洞口。
  「啥鬼东西,这么难看,也只有你两口子用这种邪乎东西,我得赶紧擀面了,你爱咋地咋地吧」丈母娘伏在案板前,继续揉着面团,两个铜铃在她的带动下,一直「叮叮」响个不停,我一刻也没闲着,侧面、背面、奶子的特写、屁股的特写连连按着相机快门,丈母娘也时不时的扭过头来,对着镜头挤眉弄眼。
  拍着拍着,我觉得棒子在快速的勃起膨胀,一具白花花的肉体仿佛在向我挑动,扭摆的屁股在召唤着我的棒子。我冲上前,从后面搂住丈母娘,两手探到前面,抓住奶子使劲的搓揉,嘴里喃喃地说:「老婆,你好性感,好迷人……」「疼,疼,还要不要我干活了!」丈母娘嘴里说着,但声音中带着欲望的求渴。我大力的拨弄着丈母娘的奶子,碰击着铃铛声不停的响起,丈母娘双手撑在案上,身子也慢慢的扭动起来,屁股摆动着磨蹭我的棒子,想引导它钻进股缝里,「宝贝,又想了?」「想,想,每时每刻都想操你!」随着丈母娘的迎合,我的棒子很顺利的进入屁股缝中,一股潮湿的银水立刻倾没了龟头,我慢慢的将棒子插入丈母娘松弛的荫道里。
  「宝贝老公,操吧!妈的……逼……逼就是专门给你准备的,就是专门叫你操的,叫女婿的大棒子头子天天操」才操了丈母娘一次,就能挑逗的丈母娘说出下流的银话,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本事,「操,操把你的逼操烂,把你的逼毛操光!」「操吧,操烂吧,把妈的搔逼操烂了,妈给你炒着吃解馋!」「老搔货,大老婆,我现在就吃你的大花逼、老搔逼!」我不顾一切的舔着丈母娘的耳垂、后项,两手用力抓捏着她的奶子,甚至有点变态的抓住夹着奶头的乳夹,使劲的捏着拧拽。
  「痛、痛、痛,妈呀!轻……轻点……奶头……啊……要……要拧掉了……哎呀……哎呀……」我毫无怜惜丈母娘的惨叫声,手上变本加厉的摧残着一对肥奶和奶头,棒子不停的在逼里抽插,每一次的进入,我都是故意用尽全身的力量向前冲顶,看着丈母娘被我顶的上半身完全趴在了案板上的面团上,两手死死的抓着案板,屁股不由自主的撅了起来。我越发的感到兴奋刺激,用力撞击着丈母娘的屁股,每一下都十分的猛劲。
  「啊……哦……干死了……要被你干死了……啊……呜呜……冤家……坏东西……玩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用膝盖顶开丈母娘的双脚,这样我的棒子就可以更深地插入她的逼里。随着我棒子一前一后的冲击下,丈母娘的身体剧烈地起伏着,屁股也开始随着我打得步奏向后耸,向前退,银叫声和痛呼声在厨房里四处回荡「哦……哦……好女婿……妈快不行了……你好厉害……好会干……妈快被你……干死了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妈……要……要」丈母娘的搔浪样使我更加卖力抽插,我一心只想插穿那诱人的老逼才甘心,「真爽,操妈的逼就是舒服……妈搔,生的女儿也搔,我干死你们,操死你们两个搔货……」粗大的棒子在丈母娘那被银水湿润的老逼里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,毫无怜惜的凶猛。丈母娘被插得欲仙欲死,娇喘连连「哦……哦……美死了……操……妈的逼就是给你操的……啊……妈也要当……当你的母狗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受不了……了……啊……老逼要来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哦……」「我要干你们两个母狗,妈是老母狗,玲玲是小母狗,我现在操老母狗,在干小母狗,好不好……好不好……」「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「快说!」我狠狠的抓扯着丈母娘的头发,迫使她的头高高扬起「贱货,说出来,不然老子不干你了……」我故意放慢了抽插的动作。
  「不要停……不要……呜呜……要你操……我们两个母狗都要你操……快……快操……玲玲小……母狗还等着你操……快……哦……」丈母娘这时舒畅得语无伦次,简直成了春情荡漾的银妇荡女。
  看着丈母娘变成一个荡妇,并说出银邪的浪语,这已表现出丈母娘的屈服。
  棒子又疯狂的发起了冲刺,因为我感觉快坚持不住了,阵阵的快感已经传递到小腹。
  「操母狗……操……要……来了啊……啊啊啊……」丈母娘爬在案板上全身抽搐了。
  在丈母娘银荡高潮声中,我终于也射了出来。
  休息了一会,感觉棒子在丈母娘的逼里慢慢软了,我才起身拔出棒子。「你赶紧去洗洗,我下面给你吃。」丈母娘也起身从案板上爬起来,大股大股茎液和银水的混合物顺着大腿流了下来。
  我虚脱一样的回到卧室,倒在了床上,连续的奋战,体力真的吃不消。迷迷糊糊中,就听到丈母娘的娇嗔声:「哎呀!你怎么也不去洗洗就躺着了,看上面多脏。」我无力的说:「都快被你吸干了,哪有力气洗了,来,要我抱着老婆睡觉觉。」「面下好了,起来吃了睡。」丈母娘心疼的用手掌擦拭我额头上的汗水。
  「不吃了,我要睡会,睡会。」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