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年口述实录妈妈美丽胴体 -嗯嗯啊



  我的房间是二楼的几个房间中最大的一个,而且面朝东南,采光最佳。大学一年级的学生使用这样的房间,似乎奢侈一些由这里也可看出父母是如何宠爱我。
  新年刚过,街上仍留有过年的气象。爸爸利用假期从欧洲回来。不久又回到欧洲的工作岗位的几天后,在假期间受到丈夫爱抚刺激的`肉`体`,又开始感到强烈骚养。
  或许受到经期接近的影响,在做性梦的中途醒来时,妈妈觉得`胯`下`□润,悄悄用手指摸那里。
  果然,洗澡时才换的三角裤,裤底部份陷入`荫`唇里,湿淋淋的。妈妈立刻脱去三角裤,和新的三角裤一起拿在手里,走进浴室,此时好像听到`呻`吟`声。
  “是怎么回事呢?”妈妈自言自语。好像是来自我的房间,妈妈认爲不会听错。妈妈急忙推开我的房门,一时之间当然也忘记敲门。站在落地灯前的是我。
  而且我全身`赤`裸`,左手握住一本`色`情`画册,右手握着勃起的`荫`茎。
  即使女人看到,也一眼可看出正在做什么事。房门突然打开,我无法掩饰自己的行爲,只有呆立在原处。
  妈妈也相同,突然出现意外的情景,使得不知如何是好。甚至于没有发现手里的三角裤掉落于地,也忘了身上除了睡衣之外什么也没有穿。我很清楚的看到她睡衣之下的胴体曲线。
  爲什么不敲门!我愤怒的声音夹带着可耻行爲被看到的不满。
  “对不起。”
  虽然很任性,但很少发怒的我这样吼叫时,妈妈感到畏惧。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状况,心慌意乱,觉得都是自己的错。
  我露出前所未有的可怕表情走向母亲。妈妈对我`胯`下`的勃起物産生压迫感。
  身高七公分,体重仅五十公斤的瘦长身体,也许肌肉尚未完全发育,多少予人中性的感觉,可是唯有勃起的`荫`茎,其长度和硬度不次于丈夫。
 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勃起力,完全露出背面,`龟`头`不是朝前,而是朝向天花板。紧缩的`荫`囊看起来很适合他的年龄,唯有`肉`棒`在妈妈的眼里显得特别大。事实上,确实很大。就算转移视线,我也已经来到面前,不想看也看得到。
  “对不起。”妈妈像做坏事的小孩被抓到时一样,重复说同样的话。
  我看着露出恐惧表情的母亲,然后慢慢蹲下去。妈妈向下看时,我拿起妈妈的两件三角裤。
  “啊……”
  妈妈发觉那是自己掉落的三角裤时,急忙伸手抢过来。可出仍有一件留在我手里,而且是性梦弄湿的那件三角裤。
  “湿了,但有香水和脂粉香味。”我只说这句话。
  妈妈听后心跳不已,全身火热。
  就在急忙抢回来时,我突然隔着睡衣吻`乳`房`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