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事闷骚的大姐 我将她推到,分开她的双腿,挺枪刺进她的小缝里,那里很温暖,我的舌头一进去就缠住她的舌头

  我叫阿明,在京城的一家贸易公司上班,和我一间办公室同时也是我的上司的是一个熟女,叫丽梅,我叫她丽梅姐,她叫我明仔。因为年龄上的差异,再加上她和老公结婚多年没有孩子,所以她特别照顾我,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似的。

  丽梅姐长得很像秦海璐,而且因为她没有生过孩子的缘故,所以她的身材保持得很好,再加上她喜欢穿一些紧身包臀的短裙,以及各种丝袜连裤袜之类的。

  所以每次在上班的时候,常常是让我意乱情迷。有时候,她根本没有当我是外人,就在我面前,换丝袜,我看得鼻血都喷出来了。有时候,真想突然冲上去把她按倒,开始狂干她一番。

  这天,天气虽然已经进入冬季了,可丽梅姐仍然是爱俏的打扮,上身白色毛外套,下身一袭黑色紧身包臀皮短裙,腿上是黑色的加绒丝袜,脚蹬一双黑色的过膝长皮靴。

  早上,我们在领导的交代下,去下面的郊县出差,按照事先的计划,应该可以当天就回来,谁知当我们在郊县办完事情以后,正准备回城的时候,天却下起了鹅毛大雪,高速公路也封了,给公司打过电话以后,老板说,我们可以在郊县的县城里找家宾馆暂避一晚,一切开支由公司报销。

  我和丽梅姐只好进了一家宾馆,一问之下,竟然只剩下一间客房了,原来因为今天大雪,许多游客滞留于此,造成本来并不怎么紧张的住宿突然紧张了。

  我们付了钱,拿了钥匙,去了房间。一间房间,丽梅姐就坐到床上,脱掉皮靴,说道,走了一天,脚真累啊。

  我关上门,坐到床旁边的单人沙发上,说道,那我帮姐揉揉。

  她倒也不客气,把一对丝袜脚伸到我面前,我接过来,放过我的腿上,开始用手捏揉起来,揉了一会,我的胆子大了起来,拿起她的一只丝袜脚,放到嘴里,开始含了起来,她说了一声,你怎么这样啊,明仔。可她并没有抽回丝袜脚,可见她也很享受,我吐出含住的丝袜脚,说道,姐,我好喜欢你的丝袜美脚啊,一看就有点受不了,就想舔一下。

  她听到我这样说,突然咯咯直笑。接着说道,你啊,你对姐的丝袜脚是不是觊觎很久了。我说,是啊。她说,死样,人家原先在你面前换丝袜,你那时候怎么不冲动,现在在这个大雪封门的房间里,你倒现了原形。

  听到她这样说,我突然欣喜万分,原来这个熟女也是骚货,原先在我面前换丝袜就是想勾引我啊。只怪那时候太木讷,不了解熟女的心思。

  接下来,我放下她的丝袜美脚,也坐到床上,伸手搂住她的腰,她也应声倒入我的怀里,我低头吻上她的嘴唇,然后我伸出舌头,伸进她的嘴里,她和配合地微张开嘴巴,让我的舌头进入,我的舌头一进去就缠住她的舌头,我们两个舌头交缠着,热烈地打转,有一瞬间,我们都吻得有点窒息了。

  我一边和她舌吻着的时候,我的手还在她的丝袜美腿上摩挲着,摩挲了一会,我的手游走到她的私处,我拨开包裹私处的内裤,伸一根手指进她的小逼里,那里很温暖,我稍微有点凉的手指刚一进去,就感觉到她的小逼一收缩,只听她一声娇喘道,你个明仔,手爪子真凉。我说,那姐用你的小逼帮我捂一下。

  我们这样调笑了一番,场面也够热了。一看时机不错,我将她推到,分开她的双腿,挺枪刺进她的小缝里,一刺进去,我就感觉到她的小逼明显开始收缩,这样小逼紧紧包裹住我的鸡巴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。我感受了一会,她却有点急了,说道,怎么不动了啊。我赶紧开始抽动起来,并俯身向前,吻了她一下,然后说道,怎么了,姐很像要我的鸡巴动啊。她说,你个明仔,鸡巴都插姐逼里了,不动还等着生锈啊。听到她这样说,我忍不住笑了。

  我继续插着她的小逼,过了一会,我们换了个姿势,我开始背插她,插了一会,我趴到她的后背上,我抱住她的身子,向后一带,这样她不用跪趴着,而是半跪着,她勾过头来,和我伸过去的嘴巴吻在一起,这种后入接吻的方式虽然有点费力,可是带来的感觉却很爽。

  我说,姐,你多久没和大哥做了啊。她说,那个死鬼,整天喝酒,一喝醉了就睡得跟个死猪似的,都把我当摆设了。

  说话间,我们由换了个摇篮式的体位,这样我们接吻更方便,这样一边插着,一边吻着的感觉非常爽,而丽梅姐也很迷恋这个。

  这样插了一会,我们又换回早先的姿势,她躺着,我趴着她的身上,和她舌吻着,而下面我的鸡巴则在疯狂地抽插着她的小逼,此时外面的雪则越下越大。

  随着我的鸡巴一阵强烈的抖动,我的龟头一麻,从马眼喷出一股浓烫的茎液,全都喷进她的子宫里。射精完以后,我没有急着拨出鸡巴,而是继续放在里面,我和丽梅姐深情地舌吻着,吻到天昏地暗。

  这样我们相拥而眠,到了第二天早上,我们又打了一次早炮,然后出去一起吃了早饭,我们才一起回去。

  回到公司以后,我们的关系变得奇妙了,因为有一夜缠绵的缘故,所以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办公室里,她有时候会脱掉鞋子,突然伸过了一只丝袜脚,在我的裆部磨来磨去,这时如果有人敲门,她也不急着收回,说一句进来后,才收回丝袜脚,等进来的人刚要转身离开,她的丝袜脚又放过来了,每天这样被她的丝袜脚揉捏着,我的鸡巴实在是有点有爆掉了。因为公司里有人,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在办公室里开干,因为随时有人有事敲门进来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