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快乐性福生活 -受不了了

我是一个性慾很强的女性,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爲此很羞愧。结婚后也并不好意思主动跟老公提性要求,怕他说我`淫`蕩。私下里自己会`手`淫`。后来发现老公有外遇,气不过,离了。现在看来也是大惊小怪,但当时很气愤。

离婚后,日子过得还可以,我比较内向,没什麽社交活动,生活平淡。一天最愉快的事情,大概就是临睡前的`手`妇女受强奸口述实录淫`了。伴随着性想像,我很快就能得到`高`潮`。

虽然能自己解决,但毕竟有些不足,在生活中和网上都认识了些有好感的男士,但由于性格使然,每当对方要求进一步时,总是违心地拒绝。

后来,就认识了晓京。他曾是我的一个客户,三十来岁,人很成熟而风趣,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他很亲切。他对我也很有感觉。后来他跟我说,是我白嫩的皮肤和丰满的屁股吸引了他,哈哈,这个流氓。

我跟晓京的友谊很快就发展到了床上。他真是个好情人,既有情调又有性趣。我从来不知道性可以给我带来这样的乐趣。可以说,是他开发了我的性乐园。

半年之后,我就成了地道的「`淫`妇」。这是他鼓励的结果,他让我知道,「`淫`妇」没什麽不好,反而是女人值得骄傲的事。是啊,「`淫`」而自己快乐,爱人快乐,也并没妨碍任何人,何乐不`淫`呢?

我们一直保持着情谊,也常聚会作爱作的事。当因有事较长时间不能见面时,回味跟他一起的快乐时光,就是我最快乐的事了。太多了,我只摘几个片段,写下来自娱。

极度`高`潮`

`手`淫`时,我就感到`高`潮`的程度不太一样,但大体都差不多。可晓京带给我的`高`潮`完全颠覆了我的概念。

我还记得那是周末的晚上,我俩情绪都很好,先来了一次,然后洗了个澡,相拥的一起看A片。

当然,我下边很快就湿了,跟他撒娇,他装酷。我就给他`口`交`,一会儿他舒服得哼哼了,那也是我最得意的时候。

可我费力吃了他半天,他还是自顾享受,没`干`我`的意思,我就只好反客爲主,硬上弓了。

他笑道:「你个小`淫`妇,别急,我今晚会好好招待你。」说着露出一脸坏样。

我直当是他调情,没理他,直接坐到他身上,把导入`小`穴`,观音坐莲,`套`弄`起来。很舒服,但这个姿势力度不大,并不过瘾。

我就央告他`干`我`,在我说了若干`淫`词蕩语后,他才翻身而起,把我脱到床边,我双手把俩腿拉开,高高抱起,他手捏着,敲打我完全暴露的湿露露的小B。很舒服。然后大一插到底,他两手抱托着我的屁股,开始了猛烈的`操`干,劈劈啪啪的撞击声和着我的喊叫,世界充满了快乐。

几分锺之后,我就感觉一缕电流开始从`荫`部向上流动,我知道,我的`高`潮`快要开始了,我的叫声高了八度,直喊:「我亲爱的,使劲啊,我要来了……」

可是他确慢了下来,俯到我身上,开始轻轻抚摩我的`乳`房`,亲我。下边却慢慢停了下来。

我那叫一急啊,我知道他并没射,直催他,他不动,我就自己晃动屁股,可力不从心啊,没那个力度。

他没抽出来,却不在动,把我抱起来,一堆坐到沙发上,一边亲着我的耳朵、脸颊,一边跟我喃喃的说些情话。

我虽心有不足,也只好跟他聊起小天来。一会儿,情绪也就退潮了。

我正要起身去清理时,他又「兽性大发」,把我翻到沙发上,从后面`干`我`。

他从后面`操`时,力度极大,说是屁股肉厚,不怕砸疼了我。没一会儿我就不行了,屁股一边扭动一边向后敦,跟他对着干。

他一边干,一边不时用手拍打我的屁股,啊,我太喜欢了!拍的越重我越喜欢,这大概是有点受虐倾向吧。

可就在我快来的时候,他又开始减速,最后停了下来。再次把我悬在半空。

我生气了,说:「你怎麽回事?!成心折磨我啊。」

他坏笑着说:「你不懂,这叫淬火,你潜力大着呢,不淬火出不来。」

我不理他,一扭身,进浴室清理去了。

他跟进来,陪着笑,亲我摸我,「对不起,我的小`淫`妇,没满足你,我得赔偿啊。」

我说:「怎麽陪?」

他说:「那我给你口吧?」

我笑道:「谁稀罕!」

他把我抱回卧室,放到床边,还是大掰腿的姿势,他则跪在床下,嘴巴紧贴在我的`荫`部,大添特添起来。他的`口`交`实在厉害,完全知道我的要害,很快我体内感觉暗潮汹涌,哇,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,说不出来,就是感觉全身的感觉都集中在小B那儿,其他地方都是空的,而小B非常敏感。

我怕他又要「淬火」,忍着`呻`吟`声不大变化,可他还是感到了,大概我的小B自己露了马脚。他停了下来,开始往上亲我的腹部和`乳`房`。我觉得好委屈,几乎要哭出来。

他上床来抱着我,跟我说些不相干的话,直到我冷却下来。

就这样,他几次把我推倒`高`潮`临界点,又退了下来。(亏他忍得住岺

这时,大概半夜了,我说:「累了,睡觉吧。」

他指了指硬硬的,说:「他不肯啊。」然后用手揉我的小B,用嘴叼我的`奶`头`。

慢慢我的小B又湿了,他开始不紧不慢的`操`起来,不时还让我换换姿势,这样我不至于劳累。

我的情绪再次涨了起来,他让我跪趴在床上,屁股高跷,他双手抱着我的屁股,开始快速狠砸起来,我怕他又半途而废,不敢出声。

他并不点破,只是变换着速度和力度,不停的`操`着,时常附身揉揉我的`荫`蒂和`奶`子`。

我感觉一股可怕的大潮慢慢在体内膨胀,一股股从小B处直捣脑门。

他越`操`越快,越`操`越重,一手抱着,一手拍打我的屁股。

我不由自主大喊出声,「亲爱的,求求你!别停下,我求你了!」

洪流爆发不可阻挡,我从来没有这麽强烈的感觉,甚至有些害怕,我怕自己难以承受。不过我不可能停止,死了也不会!世界上此时什麽都不存在了,我只有一个念头:不能停下来!

我声嘶力竭的乱喊:「宝贝,亲爹啊,别停啊,`操`死我吧!我求求你!`操`……`操`……`操`死我啊!」这次他没有停,而是疯狂地抽砸。突然,我感到被一股强烈的电流击中,身体不在受我控制,不由自主地抖动,`荫`道、`肛`门`整个`荫`部的肌肉都在抽搐,巨大的快感把我抛到了天外,我内心在狂喊,但发不出任何声音,两眼圆睁却看不清任何东西,热泪满面,在嘴边和口水混合。

这股`高`潮`不知持续了多久,我才慢慢恢複知觉。这时,我正躺在他的怀里。

他轻轻地吻着我。

「你真美。」这是`高`潮`过后我听到的第一句话。

`后`庭`花开

晓京没赶上给我`开`苞`,可赶上了给我「开花」。也就是说我第一次`肛`交`是他作的。他很喜欢`肛`交`,实际上,后来我们每回作爱,都会`肛`交`,甚至作得比前面还多。

他管`肛`门`叫圆B,曾玩笑说,竖B是用来玩的,圆B才是用来`操`的。

第一次作是在很自然的情况下发生的。他从后面插B,一边插,一边用手揉摸我的`肛`门`,很柔和,没有什麽不舒服的感觉。

慢慢他用手指沾了`淫`水`往`肛`门`里探。我制止了他,主要是怕他沾上骯物。难堪。

后来兴奋到一定程度,就不在意了,他就得寸进尺,要插后面。

我正在兴头上,就答应试试。还是有些害怕,听说会很疼什麽的。可因爲兴奋了,疼也不管了。

他给我搽了很多润滑剂,戴了套,让我跷高屁股,然后就试着往里插。我由于紧张,几次都没成。

他很耐心,一边抚摩我的屁股,一边夸我屁股性感,又白又丰满,腰又细。

从后面看,仅视觉就让人喷血……

我听着很美,慢慢也就放鬆了。

他先是`插`进`一个手指,让我体会怎麽收放。看我适应了,才对上来。他一手扶着,一手想把我屁股掰开些。我便脸部着床,腾出两手到后面,把两瓣屁股尽量掰开。

这时我的`肛`门`完全暴露出来,感到他的`龟`头`贴上来了,调整了一下角度,他开始插了进来。他的不算很长,单`龟`头`很大,我明显感到了`肛`门`的挤胀,稍有不适,他便停住。

然后再试,很快他`龟`头`就全进来了,他长吁了口气:「说大头进门了,怎麽样?没事吧?」

除了有些胀,我没感觉有多疼。便跟他说:「没事,继续前进。」

他抱着我的腰,慢慢推进,终于,我的屁股贴到了他的小腹,全根进入!我们都不再动,静静地体会着那感觉,有点成就感耶。

他趴在我背上,双手揽着我的`奶`子`揉搓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我有点撑不住了,笑着说:「你想压死我啊。」

他才立起身,抚摩着我的屁股,感歎道:「太美了!这雪白的屁股,我就在她里边啊。」然后他开始抽动,很慢,可是还是很快就`射`了`。

他笑道:「圆B到底还是比竖B厉害我虽然没`高`潮`,但心里感觉不一样,很刺激。没什麽传说中的痛苦,很能接受。

从此以后,`肛`交`成了我们作爱的常规项目。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性爱生活。

他说:「`肛`交`的刺激很大部分是心理和视觉的,眼看着自己的挤进那小小的菊花门,感觉无法形容。」

我说:「净你享受了,我这儿面朝床单背朝天,那有什麽视觉啊!」

我就随便一说笑,没想到他还上心,下次来的时候,特意带了一摄像机。

我趴好后,他找好了角度,连到电视上,把电视放到床头。哈!我自己的后花园尽收眼底,从来没这麽近距离这麽真切地观察自己的`荫`部,那大`荫`唇早胀得鼓鼓的,由于是跪趴的姿态,B缝分开,`荫`道口渗出的`淫`液清晰可见。再看那小菊花门,密密实实,严丝合缝,真不知那麽大的怎麽塞得进去啊。

这时一个手指凑上来了,是他在给我的小菊花上油,里里外外,他到是有条不紊。一边干还一边给我上解剖课:「你看这俩洞,其实就隔着一层皮……」

他的大`龟`头`进入我的眼帘,在电视上它看着特别大,我真有点怕,他一边安慰我,一边开始插入。

`龟`头`贴到了`肛`门`上,看着简直不成比例,我那可怜的小菊花啊。

当我后面感到挤胀时,眼前的`龟`头`已经半截入门,再一推,滑然而入,简直不可思议,眼见着刚才还严丝合缝的`肛`门`,生生被顶开太刺激了!

当他的全部顶进时,我甚至真切地感到了快感,跟干前面不同的快感。

那晚我的`高`潮`是在`操``肛`门`时来的,虽然同时他还刺激我的`荫`蒂和`乳`房`,但确实是在`操``肛`门`时来的,不一样感觉,一样的快乐。

别样`情`趣`

跟晓京作爱我从来不会感到乏味,他从来不是上来就`操`,射完就睡那种人。

在性爱上的想像力很丰富。有时候是太丰富了,花样翻新地折腾我。不过,后来我的创意也不输他,经常是我想好新玩法,等着见他的时候试。

刚才提到他的名言:B是用来玩的,屁眼是用来`操`的。其实,哪儿他都玩,甚至是以玩爲主,以`操`爲辅。

我们积攒了很多性玩具,各类都有,可以开店了。

一般我喜欢先给他`口`交`,我觉得`口`交`有个人感`情`色`,很享受给他作,听他舒服得哼哼,他硬硬的时候,我下边也就湿了。这时通常他就该给我「上刑」了。

我多半爱躺在家里一张躺椅上,两腿掰开搭在扶手上,把B摊在他面前。边上摆着些性玩具,他`玩`弄`起来很耐心,就像伺弄花朵一样,我常笑他是辛勤的园丁。

我有刮`荫`毛的习惯,他喜欢`荫`部光净,如果他发现有毛碴,这时他会替我刮净。除了嘴亲手揉,还用特製的巴掌大的小皮板,轻拍我的`荫`户,感觉特舒服。

然后会给我试用各式的,还常作研究,比如,把假`插`进`我`肛`门`,然后用手伸进`荫`道跟后面的「开碰头会」,问我有什麽感觉。

有时他还爱找G点,一手探到`荫`道里,一手按在小腹部,对摸着抠G点,常常把我弄`高`潮`,他就以爲找到了G点,可这G点好像每回都不大一样 .

他手法总是很到位,很轻柔。虽然什麽都玩,但很少让我感到不适,大部分都很舒服。

如果玩出`高`潮`,他会让我休息一会儿,跟我谈会儿天,然后再`操`我。

要干后门时,他一般会先堵前门。用套裹住一香蕉塞进`荫`道,然后毛巾擦乾`荫`水,用医用胶步封住`荫`门,(防止滑出),再润滑`肛`门`,一拍我屁股,我就知道一切停当了,翻身跪趴好,他的跟着就溜进我的后门了。

作的多了,后门早已收放自如,只要润滑充分,和前面一样顺,而`肛`门`口部的收缩力比`荫`道口强得多,我只要一使劲,嘿嘿,他就得哼哼。不过他的也练出来了,轻易不肯交枪,有的力道了。

中间还会换姿势,让我躺下来,(心疼我啊),他从正面干后门。

不过,到最后沖刺时,我俩都愿意换到狗趴式,这样进的深,砸得凶,我还最爱他打我的屁股,扑哧扑哧的`操`声,和着清脆的拍打声,伴着屁股的痛感,`肛`门`扯带`荫`道、`荫`蒂的快感,那感觉没法形容!

事后,那堵门香蕉总是烂烂的,可不,他隔门沖捣,我`高`潮`挤压,能不烂嘛。

这儿我想澄清个误传,有人说常`肛`交`,`肛`门`会收不住,会大便失禁什麽的,根本是瞎说。`肛`门`的括约肌非常有弹性,除非他的有胳膊粗,否则根本不会撕裂括约肌,只要润滑充分,反而是挺好的锻炼。我就觉的我现在`肛`门`的收缩力增强了。这个我们还真研究实验过。

我看过有A片上外国女人的屁眼被撑得那麽大,很吓人。出于性好奇,我就想看看我能开多大,他当然支持。耐心地用假`阳`具`,逐次扩大,直到我觉得到头了。他给我递了镜子,让我自己观察。天啊,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太大了!连`荫`道口都快给挤没了。

他可不会放过这麽`淫`蕩的场面,当场拍了特写照片。把大家伙`拔`出`来`后,确实留下个大圆洞,也拍了纪念照。不过,大洞很快就收缩了,如果再作作缩肛动作,很快就可以恢複原装。

不过,`高`潮`时如果不`拔`出`来`,`肛`门`会「定形」一段时间。因爲,`高`潮`时,`肛`门`括约肌强烈收缩,而撑在那儿,从而使之定形。抽出后,`肛`门`仍是一小圆洞,而要作缩肛时,`肛`门`不听使唤(僵住了),会洞开挺长一段时间。但如果通过或别的刺激,再来`高`潮`,这时`肛`门`里没了阻挡,`高`潮`收缩就会自动把`肛`门`缩紧。

我们就经常过这样的程序,他戏称说这是`操`我个花开花落。

一般我们在一起,至少是一个花开花落。有时情绪高,一晚上两个花开花落也是常事。到现在我的后门也没什麽问题,好像还越来越坚固了 .

有回他打球崴了脚,行动不便,只好随我安排。

我想了个法,后来我们叫作「暗打金枝」。

让他坐躺椅上,我把一`跳`蛋`塞进`荫`道,然后面对面把他的坐进我的`肛`门`。相拥而坐,脸贴脸,乳贴胸,`荫`户贴小腹,金根贴`后`庭`,柔情蜜意啊。

我们就这样一动不动,蜜蜜地说些情话、`淫`话:「小亲亲,舒服吗?`操`我吧,嗯……嗯,`操`啊,`操`我的小屁眼。」

他很快就受不了了,开始要蠢蠢欲动,一胀一胀地,我就用力夹几夹回应,可他终不能大动,憋得慌,我看他着急的样,特开心,也该我治治你了。

不过到后来,我也憋不住了。打开了`跳`蛋`的拉线开关,先是慢速,`跳`蛋`在`荫`道里轻轻地颤动着,后门隔壁的小弟立刻感到了刺激,他哼了起来。

`跳`蛋口述`速度逐渐加快,越来越强烈,我跟他都叫起来,表面上我俩只是抱着,可里边却是汹涌激蕩,那`跳`蛋`大闹`荫`宫,直接震颤着插在`后`庭`深处隔皮相依的`龟`头`,他受不了,面部表情都走样了,紧紧的搂住我,我也彷彿升天的感情感口述觉,两臂死命地抱紧他,拚命把B门在他耻骨部挤蹭,把他往屁眼深处套。

当`跳`蛋`达到高速时,我俩差不多同时来电,`跳`蛋`在B里乱蹦,在`肛`门`里跳射,`荫`道和`肛`门`在抽搐……

我当时是翻了白眼,动弹不得,还是他的潮水退的快些,从我手里抠出开关,停掉了`跳`蛋`。

随后,我俩烂泥一般瘫在躺椅上,慢慢进入了梦乡。

不行了,一写到这些,脑子里过电影,我就情不自禁。想他了……不写了。等我以后有閑暇,有情绪时再写我们3P的故事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