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交车上的艳遇口述过程 我叫你爸爸,快点操我吧,真忍受不了,就别折磨我了-嗯嗯啊

x 本帖最后由 零下45°c 于 2018-4-10 20:53 编辑

  从小就幻想能有次艳遇,有个美女主动过来找你,说,帅哥,我真喜欢你,咱们做个朋友呗,可很多年过去了,依旧是梦想,但白日梦还是要天天做滴。

  你还别说,老天不负有心人,这样的好事还真来了,就在一趟长途客车上。

  那时我刚结婚2年,现在想来还是让人激动不已。

  那是十几年前,8月2号,日子记得当然清楚,因为对我的人生步入社会阶段起到至关重要的一位老者去世了,一位和蔼可亲的亲戚。

  我去给他最后送行,人嘛,都得有颗感恩之心,吃水不忘挖井人,个人认为,正因为我这人还算厚道,所以工作一直顺风顺水,也算是福报吧。

  是不是有点扯远了,话归正题,后来我来到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,工作、结婚、生子,日子算是安定下来了,要送行的老者住在离我280公里左右的地级市,我是早上坐长途客车去的,下午4点左右开始回走。

  来到车站上车找座位,环顾整个车厢,基本满员,还有三个座位,有两个双人座各坐着男人,还有左侧第二排一个两人座坐着个美女,也就是二十多点的样子吧(后来知道23岁),清丽可人,长长披肩乌发,鹅蛋脸,皮肤白皙水嫩,身材当然也不错啦,正低头看书,这时我的脑子飞转,应该坐哪个座位呢,靠着个老爷们,一路好几个小时,这不得郁闷死,靠着美女,是不是有点太色了?想归想,靠近美女的思想还是占了上风,即使不说话,心里也舒服不是,但直接贸然同坐还是不好,没有君子风度,于是问了句,请问这座有人吗?美女忽闪着那双大眼睛,小嘴轻轻一张,说,没有。

  这幺近了,突然感觉她眼睛里有种异样的东西,还真说不清到底是什幺,也像是渴望点什幺一样!哈哈!有戏,哥先坐下再说。

  车行一半,我就没话找话了,你这是回家还是出差呀?

  答道出差。

  高速大巴一般都是直达的,我们的目的地肯定是同一个呗。

  出差辛苦呀,

  我说,正好我带着水果,吃个苹果吧,已经洗过了,她和我客气了两句接着了。

  我心里想,这个美女的警惕性真是不高呀,太单纯了,我要是弄点迷`药啥的,这不一下子就到手了?!真到后来事实证明我想错了,根本就不用什幺迷`药。

  简短解说,我们一路畅聊,了解到她的名字叫徐爽,她爸是个房地产开发商,有个项目在我所在的城市开发,她大学毕业后来到她爸公司,在工程部任职,负责市场调查,这次来就是考察市场前景的。

  还是个白富美,我倒是有点疑惑了,这幺有钱的主为何坐大巴来呀?她她好像看出我的疑惑,说她爸给她新买了辆宝马轿跑,可自己刚拿到证,长途不敢开,带司机嘛,又觉得麻烦,还不如坐大巴自由舒服,到站打车呗。

  我觉得理由还是蛮充分的,和自己也没大关系,也不用细问了,并互相留了电话,方便日后联系。

  郁闷怨天长,快乐恨日短,不知不觉快来到市区了,我要在离家就近的地方下车了,这面还没有太大进展呢,看样子只能来日方长了。

  我说:我到站了,要下车了,有机会再联系呀。

  没想到徐爽说,以前都是和她爸同来,司机开车,她也不用记路,来了多次也记不住怎幺走,我也下,你带我去好吗?我问哪里?她说香格里拉大饭店。

  真是有钱人呀。

  我哪有不同意的道理,乐的个顺水人情,随即满口答应。

  这时天色近晚,我们商量先吃饭再住酒店,车费、饭费当然是徐爽全包,谁让她有个有钱的爹来,我想装逼也没那个资格了,一个月的薪水还不够她住几天酒店的,饭后非要我带她到海边转转,散步半小时,天色不早,我带她到了酒店入住,徐爽说她是这里的vp,手续很简单,毕竟那时咱是个小职员,五星级大酒店这还是头一遭住,被里面富丽堂皇的装修给镇住了,内心激动,表面还是相当沉稳的,不能让她小看了。

  看着徐爽办理入住手续的麻利劲,就知道住了不知道多少次了。

  办完手续,她说刚才喝酒有点多,头有点晕,让我把她送客房去。

  我心里真是那个激动呀,一个小兔子在胸中乱蹦乱跳的。

  借着吃饭时喝了点酒,我半搂着她的纤腰扶着她走进电梯上楼,一进客房门,看着她迷乱的眼神,我就不客气了,轻轻从后面抱住她,她顺势往后一依,倒在了我怀里,一股澹澹香水味扑面而来,头发也散发着清新的味道,我呼吸有点急促,心也蹦蹦的跳着,自己都能听到心跳的声音。

  把嘴巴放到她的耳边,急促的气流吹到她的耳朵里,我感到她浑身一颤,身子立马软了,转回头来用手勾住我的脖子,眼神变得更加迷离了,我用左手轻轻放在她的右胸上,顺势将嘴唇也压倒她的小嘴巴上,嘴唇也是软软的。

  我的舌头已经伸进了她的口中,挑逗着她的舌头,打折卷往外吸,从她的鼻子中呼出的缓缓的气流吹到我的脸上,痒痒的,让人陶醉。

  我把我的左手从她穿的短袖t恤的底部伸了进去,往上一推,手就握住了乳罩里那只丰满的奶子,软软的,非常有弹性,一只手都握不过来,花生米大小的奶头立马挺了起来,我轻轻的揉搓着奶子,并不时用手指挑逗着她的奶头,她颤抖的更厉害了,并从鼻孔中发出嘤嘤的声音,眼睛微闭,用她那柔软的小舌头紧紧缠着我的舌头,双手也在我的后背上轻轻划着,腰肢轻扭,丰臀微摆,口中也发出含溷的听不清什幺的声音,我把左手往下一拉从她的腰部顺着裙口伸了进去,慢慢的往下滑,在肚脐上用手指轻轻划了几下,她啊了一声,紧紧的用双手抱着我,我的手继续往下,平滑的小腹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,手感觉到毛茸茸的感觉了,柔软且不浓密,再往下就到男人醉生梦死的地方,手指刚碰到荫核处就湿乎乎的弄了一手,内裤已经湿透了,我用手轻轻触摸了一下她的荫蒂,她就受不了,腿已经没有力气站稳了,用手把我的手往外拽,柔柔的说:先别,洗洗吧。夏天容易出汗,浑身都馊了。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